Menu

PANNEAU 异己:我即他者

PANNEAU 异己:我即他者, 2022
192 x 108 cm (h x w)

“但是,爱的美,(......)就是通过相异性(他者)寻求真我",埃德加·莫兰曾说道。事实上,在Art Trope画廊,我们也相信,深度了解自我和社会源于我们对相异之物的探索。每个人对自己人生所放置的标尺,本质上定义了自己的身份。

Art Trope画廊将于七月举办全新展览 — "异己:我即他者",展期为2022年7月4日至9月3日。展览旨在强调了解他者对了解自我的重要性,即接纳自己与他者的一种仪式感。全新群展将展示的作品:

* 两位受邀艺术家 *

Norman Reedus,美国演员兼摄影师
Fabienne Berthaud,法国电影艺术家、作家兼摄影师

* 画廊十位摄影艺术家 *

Antoine Buttafoghi
Ana D. & Noora K.
Bertrand Gruyer
Hélène Hubert
Alain Le Chapelier
Sabrina Le Roux
Bruno Palisson
Nathan Soulez-Larivière
Maxime Vignaud
Charles Weber

在艺术的众多角色中,其在历史上也是作为人类社会的一个展示窗口。无论是Gustave de Beaucorps关于丹吉尔黑人家庭的描绘,还是Francis Bacon在《米歇尔·莱里斯肖像》中对人类完美梦幻般的想象,相异性(他者)总是以这样一种方式被强调,即不是审视我们所见,而是审视我们所见的人,因为我们对他人的任何判断最终都会在结果中被重新定义。人类学家在研究和重新定义社会中的人时,便是将相异性视为他们的主要课题。深入了解他人也是更好地了解我们自己,而且诚然社会的表现形式无论有多么不同,都反映了我们人类和意义的丰富性。因此,每件艺术作品,无论它是现实的还是完全梦幻的,都在诉说着我们的身份。它显现了我们的诉求、恐惧、羁绊、习性,即使有时我们认为它们与自己毫不相关。他者和相异性研究是一个关于其寻求者的信息矿:当我们定义他人时,正是展现了我们对相似与相异事物,以及正常与非正常事物的区分方式。

例如,以肖像方式拍摄植物就是赋予其人性。阴影上的曲线的突出,让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关注到一直存在着的自身,强调了身体在联结我们关系中的重要性。我们需要思考这些艺术方式是如何映现艺术家本人的,艺术家自愿或被动地通过艺术来表达和定位自己,这种以表征自我而对他者的悖论也出现在观察的过程中。观者在看一个陌生的作品时也会自省,因为他本能地会把已知的想法付之于作品。由此可见,他者是艺术中的基本要素。

正是为了呈现这种他者及相异性概念的重要性,Art Trope画廊的艺术家们与Fabienne Berthaud和Norman Reedus邀您莅临Art-Trope画廊探索我们的展览。画廊位于法国阿尔勒市中心(3 rue Elie Giraud),离Fisheye画廊仅几步之遥。



exhibited by:

more from Art Trope Gallery

Golden Hour, 2022
120 x 240 cm (h x w)
# Oil on canvas

Totem 3, 2022
150 x 100 cm (h x w)
# Oil on canvas

Untittled

Pleasure

Pages

Do you create or deal with art?